当前位置: 首页
>今日安吉 >社会新闻
一男子设置陷阱狂吞朋友300多万元
来源:安吉县人民政府 时间: 2021-07-21 字号:[ ]

       如果“发小”告诉你,他有特殊的赚钱门道,让你投资2万元,两周内即可获利20%,返还本金,利润对半分,你敢不敢试试?

  因为信任,所以一试;果真如此,信任陡增;毫不犹豫追加投资。前七八个月一切安好,后七八个月既无返本也无分利,三位好友总投资300多万元,结果老朋友突然“失联失踪”。

  这是真真实实发生在安吉的事情。经安吉警方调查,这是一起典型的“杀熟”诈骗案。

  同学合伙做生意

  赚得利润对半分

  赵某和胡某从小一起读书,既是“发小”又是铁哥们。

  2019年12月,赵某找到胡某,声称有赚大钱的门路。赵某告诉胡某,他姐夫在杭州经营汽车维修公司,自己在姐夫公司帮忙,从事仓库管理,他认识了很多豪车客户,可私下做汽车配件生意,利润非常丰厚。

  “你出资金,我出资源,赚得的利润我们平分。”赵某说,这种生意来钱快,两周内即可获利,本钱也可收回。

  那时,胡某和妻子正在做服装生意,每天起早贪黑非常辛苦,得知两周内即可获利,平分也能获得投资款10%的丰厚回报,夫妻俩商量后决定试试。

  双方愉快合作,胡某第一次投入2万元。大约一个多星期后,赵某称此次赚了4000元,2万元成本还给胡某,同时分给胡某2000元利润。

  此后,胡某继续加大投资,与赵某的合作一直持续到2020年8月,每笔投资都能连本带利收回。

  这期间,胡某从中确实获得了利润回报,这种可持续的盈利模式,让他对赵某的赚钱能力深信不疑。

  2020年8月开始,随着业务量的增加,每次投资金额越来越多,20多万元、40多万元,连续不断投入。谁料,当年8月至12月,既无利润分配,又无本金返还。

  刚开始,胡某碍于同学面子没多问,毕竟他不管具体经营的事,后来时间长了,才追问赵某遇到了什么困难。

  赵某声称国际疫情严重,购买汽车配件的资金投进去了,但货一时进不来,这资金链自然就卡住了。

  虽然这期间胡某怀疑过,但赵某总能用一些看似合理的借口来搪塞。

  直到今年4月,赵某那边仍无资金链解冻的消息,胡某投入的上百万元资金如同石沉大海。无奈之下,胡某告诉赵某,他准备5月份自己做生意,投入的资金本钱必须要回来。

  这时,赵某告诉胡某,外部形势在变,赚钱的路子也跟着变。当前做的都是现金生意,比方说汽车坏掉了到修理厂维修,维修费马上就能收到。这方面也可以合作,投资回报快,只需一两天功夫,赚到钱马上就可以均分。

  胡某信以为真,通过网络平台贷款了部分资金,连同自己最后一点积蓄一并转给赵某。

  原以为这次的投资会很快回本,可没想到也没了音讯。

  至此,胡某总共投入两三百万元本钱,所有资金通过微信、支付宝、信用卡、银行账户转账等方式转给赵某,有据可查。

  同学突失联失踪

  警方揭弥天大谎

  今年5月底,胡某发现赵某的电话、微信都无法联系。两三天后,赵某仍处于失联状态,这让胡某夫妇很焦急,不知道赵某发生了什么事。

  6月1日,胡某夫妇俩找到赵某的家人,其家人同样也联系不上赵某。

  失联失踪?是故意躲避,还是发生意外?因事关重大,胡某立即报警。

  灵峰派出所受理了此案,随即展开调查。民警赶到杭州,实地走访了赵某姐夫刘先生。

  刘先生告诉民警,赵某是其妻子的弟弟,2019年6月至2020年6月,在其公司上班,主要负责公司接待工作。2020年7月就回到安吉本地工作了。

  赵某是否可以将公司的汽车配件私自出售给他人牟取经济利益呢?

  刘先生明确告诉民警,这种情况是坚决不允许的,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有严格的管理和财务制度,而且他抓得很严,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通过调查核实,警方确定赵某此前只是其姐夫公司的普通员工,根本无法私下拿公司的汽车配件在外面做私活,回到安吉工作,更与汽车配件生意无关。也就是说,从2019年12月至今年5月底,这一年半时间里,赵某为了套取资金,对胡某撒下了弥天大谎。

  民警对此案进行梳理时又发现,赵某还骗了妻子的闺蜜姚某和他的另一位“发小”周某,也以合伙做汽车配件生意为由,分别骗取80多万元和7万元。在民警联系姚某、周某之前,他俩还不知道被骗。

  同学自首坦实情

  赌输还打赏主播

  办案民警表示,初步查明,赵某骗取胡某、姚某、周某本金共计300余万元。

  这些巨额资金不是用来投资,那他用在何处呢?

  警方做赵某家属的工作,希望联系到赵某后,让其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赵某和妻子生育了两个孩子,二胎才几个月大。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大案,其家人完全不知情,因此,他们既心痛又惶恐不安。

  但最终还是找到了赵某,并劝其投案自首。

  归案后,赵某坦白交代了不堪回首的“杀熟”诈骗经历。

  赵某在姐夫公司做接待工作,相对轻松自由,虽然每月有固定的几千元工资收入,但婚后家庭开销很大。2019年,他被一个境外赌博网站所吸引,于是先尝试小赌,期间有输有赢,结果赌上了瘾,之后下注越来越大。

  他先输光自己的积蓄和30万元拆迁补偿款,后来一心想翻本,编造理由向岳父岳母借款30万元,结果也输个精光。可是他还不收手,通过网络平台贷款赌博,结果又输得血本无归。

  输了好几十万元,还背负一身债务,同时要还网贷,赵某不堪重负。

  别人能赢钱,自己为何总是输,赵某不信这个邪,他相信咸鱼也有翻身时,但要想翻本必须有资金。思来想去,他瞄准了自己的“发小”胡某,他知道胡某夫妻做服装生意虽然辛苦,但也赚了不少钱。于是他以合伙做汽车配件生意为由,骗取胡某“投资”。

  骗取“发小”信任后,赵某得到第一笔骗款2万元,没想到“发小”的辛苦钱“显灵”了,他进去堵了几天就赚回来一些钱。2020年上半年,赵某感觉好手气终于回来了,连续几个月,赢多输少,两周内赚到了就把本金返还给“发小”,同时也将利润平分给“发小”。

  可是好景不长,霉运又降临,下注越大输得越惨,而他又不信这个邪,停不了手。

  沉迷赌博后,感觉钱不再是钱,而是冷冰冰的数字。

  让众人无法理解的是,赵某这边赌博输钱,那边却向网络主播疯狂打赏。去年以来,他给主播打赏就花了100多万元,千金一掷给他带来了歪曲的心理满足。

  赵某不念友情,拿着朋友的血汗钱挥金如土,日夜豪赌。

  骗光了胡某的钱,又编造同样的赚钱理由骗妻子闺蜜的钱,甚至连收入不高的另一个“发小”也不放过。

  友情已不再是他珍惜的情感,而是他用来骗取钱财的工具。

  被骗得最惨的是胡某,他和妻子痛心疾首,最近难以安睡。被骗的部分钱是夫妻俩做服装生意积攒的积蓄,还有部分是网贷,如果不能及时还贷,不但个人征信受影响,还可能面临银行追债。

  同样,姚某被骗的80多万元,有部分也是借来的钱。而“发小”周某的7万元钱是其最近几年辛辛苦苦攒的。

  家中出败子,父母最堪忧。赵某还年轻,牢狱之灾少不了。其父母愿意筹钱助儿弥补受害人的损失,取得受害人的谅解,从而希望减轻儿子的罪责。记者从办案民警处了解到,目前,有关经济损失弥补事项,家属和受害人正在协商中。

  警方郑重提醒广大市民朋友,赌博百害无一利,面对面赌博可能遭遇“老千”,网络赌博平台其后台随时可以设置参数让赌徒输得倾家荡产。因此,请远离赌博,珍惜血汗钱,珍爱家庭和友情。

  目前,赵某已被批捕,案件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