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安吉县委员会欢迎您!

现在时间:

县域小微企业和“三农”贷款难问题仍然突出,需引起重视
发布时间:2016-07-28浏览:8794次

        

湖州市安吉县政协委员、人民银行安吉县支行副行长石荣海反映:近年来,中央以及金融管理部门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小微企业和“三农”发展的政策和措施,特别在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上,可以说是出了实招。为此,我支行专门组成调研组,对辖内及周边地区小微企业和“三农”的生产经营的融资情况进行专项调查,从我们调查的情况看,总体情况不容乐观,“贷款难”问题反而比以往更加明显。银行方面有信贷资金,小微和“三农”求贷无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的情况:

一是“融资难”的缓解只限于家庭式小额融资,“融资贵”问题并未真正得以解决。据调查情况看,对于最高限额不超过家庭近3年总收入或30万元人民币的信用贷款,农户及个体工商户相对容易申请取得。近年来,农村商业银行对以家庭为单位的工商户在信用评级的基础上普遍进行了最高额不超过30万元的授信,用信方便,实现了无障碍“随用随贷”模式,而且近5年来30万以下用信的不良率几乎是零。但同时,我们还发现,限额30万的信用贷款只占到农户(个体工商户)资金需求的60%左右,他们在取得银行贷款的同时,普遍还要再从民间借贷资金来补充,利率一般在15%—20%之间,银行授信与客户实际资金需求的差距使得表面上看似缓解了贷款难,但“贷款贵”问题仍然存在,并且短期很难解决。

二是受风险评估制度所限,小微企业生产经营贷款严重受阻。据调查,辖内及周边地区工厂式生产经营的小微企业和“三农”个体户的信贷需求一般在50到200万之间,但这些客户由于无抵押资产或抵押不足等因素,在信贷风险评估严厉的当下,这类信贷客户求贷无门。如果想要取得所谓超风险额度以上的贷款,必须要增加2名公职人员的担保,事实上很难达成。但是,我们对安吉县近3年50至200万信贷风险的不良率进行了总体测算,平均不良率在0.7%以下。制度与事实的不符以及“风险至上”的经营思想已经制约了小微及“三农”的发展,银行现有的风险评估体系把这类信贷客户拒之门外。

三是有资源但不能转化为资产,有资产但不能量化为信贷可用资产。据调查发现,安吉县现有38万亩土地承包经营权,200万亩山林承包经营权,20万亩茶叶山,12万亩湖泊水域,这些都是有产出的权益性资源资产。目前,尽管在开展承包权、经营权的确权及发证等工作和建立相关的权益评估、抵押、转让等平台。但要解决这资产的流动性问题,在短期内还存在诸多困难。首先,银行现行信贷管理制度的制约,从现有银行的相关办法中。对这些权益的评估、抵押以及管理尚未出台切实的制度体系;其次,这些抵押资产的转让流动问题,一旦发生信贷风险,如何有效实现这些信贷抵押资产的流动性问题是制约银行信贷介入的关键所在。三,参与流转交易市场主体的程度和有效性是这些资产货币化的一个瓶颈,有价无市、愿买不愿卖以及抵押物不可移动性等因素都影响了流转交易的有效实现。

四是“支农支小再贷款”的数量难以满足实际需求。以安吉县为例,从该县近5年的“支农再贷款”和“支小再贷款”的运行管理情况看,尽管在风险控制和引导投向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数量上不能满足涉农金融机构的需求。近5年,该县人民银行的再贷款只占小微信贷总量的1%,可谓杯水车薪,而要使支农支小再贷款真正起到的引导和调节作用的数量至少要达到3—5%左右。尽管国务院屡次强调对小微及三农的资金倾斜,但从目前“支农支小再贷款”的运行情况来分析,与最基本的金融普惠和信贷均衡的要求也是相去甚远。

几点建议

一是设立政府性担保基金,出台政府性担保基金管理办法。贯彻落实7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建议由省金融办牵头,抓紧制定《浙江省政府性担保基金》,成立浙江省政府性担保基金,有条件的省市设立各自的政府担保基金。在此基础上,实现小额贷款政府性担保基金全省区县全覆盖,对面向创业创新群体、三农和小微企业的小额贷款实施政策性担保,并且实施封闭式营运。因为从总体上看,这些贷款近5年来的平均不良率均在0.2%以下,建立担保基金池可以解决银行与贷款主体的担保难以及风险防范难等问题,同时,在基金池的运行过程中,政府主管部门、乡镇、行政村等都应承担相应的管理及服务责任。

二是提高对小微企业及“三农”信贷不良的容忍度。近年来,不论是国务院还是央行,已经数次强调并要求金融机构提高对小微企业及“三农”信贷不良的容忍度。建议金融监管部门尽快制定专门针对小微企业及“三农”的信贷业务指引,并修改对银行金融机构的考核办法,与此同时把银行对小微信贷与大中型企业信贷的风险管理机制的修正和相关业务的开展情况纳入考核。力求国务院常务会议布置的这一工作任务落到实处。与此同时,鉴于县域金融小额、分散的特点,银监部门应要求银行把小额信贷管理办法的制定权、管理权等事项下放到最基层一线的支行,从制度上体现信贷管理的灵活性和有效性。

三是建议人民银行在“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等窗口指导及相关政策工具的运用和管理上下放权限,既要在数量上能够起到真正的信贷政策引导作用,又要在投向上产生实际效果。

 

 

  站内搜索: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