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村联盟,乡村振兴的一道别样风景
时间:2019-10-10 字号:[ ]

                                

鲁家村

      今年8月底,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彝族自治县的河外、凤窝、万和、小河4个村与我县递铺街道鲁家村签订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咨询合作协议,正式“联姻”。

  云南、浙江两省相隔2000多公里,缘何会有这样的联系?

  “这4个村是我们‘百村联盟’今年的结对共建村,今后我们将在乡村规划、培训、人才输送等方面开展深度交流合作,共谋乡村振兴。”鲁家村党委书记朱仁斌说。

  墙内开花可以香飘墙外

  鲁家,一个曾经落后的山区贫困村,仅用了8年时间,通过规划打造18个主题各异的家庭农场,首创“公司+农场+村”经营模式,改善了村庄环境,串起乡村经营主线,成了农村、农民、农场共富的美丽乡村样板村。

  “近年来,慕名前来鲁家的党政考察团络绎不绝,大家都对鲁家的发展模式很感兴趣,这也让我们萌发了灵感,可不可以将‘鲁家模式’对外系统输出?”朱仁斌说,为此,村里想到开展“百村联盟”,即在全国寻找100个村开展联盟合作。

  与云南峨山4村的合作,还得从去年说起。去年4月,玉溪市委领导带队前往上海招商,无意间看到鲁家村的新闻,当即对鲁家产生浓厚兴趣,认为双方可以合作,立即取得联系。今年7月份,对方邀请朱仁斌到峨山为当地部门、乡镇、村干部上课,此行也敲定了合作关系。“峨山和鲁家有相似之处,鲁家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很多,比如,发展理念、产业导向、农业惠农等,相信通过联盟合作,一定会让我们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峨山彝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县长鲁春红说。

  早在2017年,鲁家村与陕西省礼泉县袁家村结为“兄弟村”,已经让“百村联盟”有了雏形。

  朱仁斌介绍,鲁家与袁家村在旅游公司经营乡村、村民参与乡村建设等方面有着相似之处,但也存在差异化,所以两者是相互输出的合作模式。“那个时候的联盟最多是走访、考察,没有更深层次的合作,但为我们开展‘百村联盟’带了头。”他说。

  更深入的“百村联盟”,该如何实现“联”?这一次,鲁家村作了全面的思考和布局。

  在合作模式上,鲁家村将为签约的村安排专家现场指导,为对方制定详细规划,帮助村里开展招商,加大村民的培训力度等。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为了让“鲁家模式”得到更好输出,今年3月份,鲁家村还成立了安吉乡村振兴产业促进会,集聚社会各方力量,充分发挥政产学研平台桥梁作用。这个产业促进会最大的功能就是对鲁家进行品牌化、产业化和市场化的系统输出,促进会的会长兼法人代表就是朱仁斌本人。

  为了让乡促会更专业、更精准,今年4月份,乡促会又与广州乡村振兴产业基金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就产业投融资、产业导入运营实施、乡村振兴人才培训等方面进行深入合作,共同组建招商、策划、培训等多支专业团队力量。“目前促进会人员已达到30多人,专业团队有策划、品牌、培训、招商、产业规划等多支队伍。”朱仁斌说。

  包括云南峨山4村在内,短时间内,鲁家的结对共建村已有12个,涉及内蒙古、安徽、湖南、云南等多个省份。

  安徽阜阳市阜南县会龙镇闫庙村有着“中国辣椒第一乡”之美誉,与鲁家村结对共建后,也成为浙皖两省在村级层面合作的一次有益尝试,目前鲁家村正在为该村制定乡村规划。“全村辣椒产业规模较大,有20多万亩,我们准备从线上线下营销方面给予建设性意见,促使该产业做大做强,打响品牌。”安吉乡村振兴产业促进会相关负责人说。

  结对后,湖南省韶山村邀请促进会成员多次前往实地指导,该村想重推村里的特色小吃。“我们去之后,发现这个村不缺游客,每年接待量都不低,但留不住人,等于是没有产生经济效益,我们在规划里建议发展乡村民宿。”该负责人说。另外,乡促会还为宁夏石嘴山市冬永固村制定了前期规划方案,村里已组织人员来鲁家“两山”学院进行培训。

  “并非任何一个想要联盟的村都可以合作,我们也有条件。”朱仁斌说,首先需要相关区、县发出邀请,联盟能够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其次,当地村干部要有乡村情怀,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热情要高,村班子要团结;最为关键的是,当地百姓有较强烈的发展意愿。

  立足自身方能行稳致远

  可以肯定的是,鲁家村把行政接待转向市场化,使之成为乡村经营的有机组成部分,开辟了新思路,不失为一种有益的探索和实践。

  乡村产业促进会专家组成员任强军认为,“百村联盟”是一个互看、互学、互补的模式,这也是相互提高的一次机遇。可以说,这是村庄经营的一种崭新模式,通过这种模式,可以吸纳、团结一方资源、人才,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能够有效提升自己。

  但是,“百村联盟”在对“鲁家模式”进行输出、对安吉乡村振兴品牌对外打造的同时,也引起了业内的一些思考。

  “‘百村联盟’不只是帮助别人,更应该将其打造成为相互交流、学习的平台。”县农业农村局有关负责人说,虽然联盟的这些村在乡村经营方面没有鲁家的优势,但一些相似之处,可以成为彼此学习的点。事实上,鲁家也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思考和打算。接下来,该村计划打造美丽乡村论坛以及“百村联盟”村长峰会,其中,村长峰会准备在百村中轮流开展,论坛永久性会址放在鲁家村。

  有人认为,对于“输出地”来说,最为关键的是,要做到专者更专。

  “也就是说,鲁家要在自己的乡村振兴‘主业’上下功夫、谋发展、出业绩。”任强军说,鲁家村虽然乡村经营模式全国领先,但有些方面还需要加强,要让联盟村少走弯路,共建共享资源整合,更快更好发展,必须立足当地,把自己真正做强。

  浙大教授、三农专家严力蛟表示,鲁家发展至今,实属不易,如今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对接市场,按照市场需求设计项目和产品并不断更新产品。他认为,鲁家村的“专”要“专”在18个家庭农场的差异化打造和产品、功能的互补,从运营、细节等方面下功夫,为游客营造一个舒适、安静和过慢生活的“家”。同时,也要与上海、杭州、苏南等地的旅行社良性互动,还要从特色民宿和体验性活动做文章。特色民宿是为了让游客能够留下来,体验性活动是为了让游客有事情可以做,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游客的“过程性消费”。

  对于“输入地”来说,不能一味地“拿来主义”。

  严教授认为,联盟村主要学习鲁家的理念、思想、思路和思维方式,要结合当地的实际因地制宜。如果说,“输入地”在城市和景区附近,做一些配套的设施即可,像民宿、农家菜、特色农产品等;如果区位交通条件不好,同时也没有特色化的旅游资源,就可以从特色农产品的电商销售着手,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做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输入地”学习的重点应该是“方法论”,而不应该是简单复制。

  有人提出,是否可以思考东西部扶贫的“鲁家模式”?

  “我认为可以实践。”严教授说,采用资本+资源的模式,让资源变成资产,让资金变成股金,让农民变成股民,这种方式在东西部地区精准扶贫工作中可以借鉴。因为中西部地区大部分缺的是资金,同时,也要看到中西部地区人才更稀缺;所以,要引资与引智相结合,还有就是要打造引爆点,如乡村观光小火车,并使其成为网红、成为旅游打卡地。

  县乡村旅游发展中心有关负责人对此事也有担忧。该负责人说,这种模式推行,为了见效快,会依托外力和大项目,很容易忽视村民;所以在工商资本、外来力量广泛参与中,更要发挥村民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提高他们的参与度。“现在鲁家村的大部分游客不是干部培训班,就是各地政府自行组织,而且停留时间最多半天,看上去热闹,其实产业链很短,没有完全面向真正的市场。鲁家有关管理层要有忧患意识,提前谋划,当没有考察团的时候,怎么依托真正的市场来存活。‘百村联盟’的组建肯定是好事,但要防止形式化和表面化,要建立一种机制,让各方真正能在联盟活动中得到想要的东西,获得更快的发展,真正为全国乡村振兴贡献安吉智慧、安吉力量。”该负责人说。


分享到: